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狠辣总裁复仇妻

更新时间:2020-07-12 13:16:46

狠辣总裁复仇妻 已完结

狠辣总裁复仇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三天 分类:短篇 主角:苏小浅小满 人气:

主角是苏小浅小满的小说《狠辣总裁复仇妻》此文是三天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本是蒋氏的三小姐,可是却因为一场浩劫,而被继父送去了意大利,在那里她遇到了生命中的魔鬼。 那个魔鬼让她打造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无情无恨。 可是,她在执行一次任务中却发现了自己多年不见的姐姐在她面前死去。 她愤恨,怒极,决定为姐报仇。 他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他一直苦苦寻找的人。 给了他希望与生还的机会的女人。 而她竟然在一开口就要求嫁给他。 他没有意外的同意了,在她接近他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来。 可是他愿意…… 她心里的伤,不和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还有未来,她今生所有的一切,都由他来负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笙也被她感染扯起嘴角勉强笑了笑说:“你呀,还是那么调皮,”说完朝身后的保险柜走去,当着苏小浅的面拿出一个档案袋。 “给,你要的东西,”他拆开拿出几份文件。 苏小浅接过仔细看了看,不满地扁扁嘴:“为什么阿月有百分之二十五,我只有百分之十五呢,老妈真偏心。” “那是因为你妈知道阿月比你省心多了。”林笙调笑道。 半晌无声,林笙有些意外,抬头再看时,苏小浅忽然满脸悲状的看着他,他急忙问:“怎么了?” 苏小浅深吸了口气:“林叔,我已经开始了,就没有后路可退了,有一个忙,你必须帮我。” 林笙皱眉,她使终是没有听从她母亲的遗愿,想了想他开口:“你说…” “是这样的……” 室内悄声细语,林笙时惊讶时着急,细细听着苏小浅的话,最后皱眉想了半晌,终是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办完所有的手续,天已经黑了,苏小浅从律师事务所出来正准备打车回家,就看到一辆黑色悍马缓缓停在了自己面前。 车窗降下,白露出上半个身子朝她点头:“苏小姐。” 苏小浅挑眉,拉开车门上了车。 果然,萧清坐在后座,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可不认为他是不小心路过。 “路过。”淡淡的语气,说得理所当然,苏小浅扁扁嘴,当她没问。 车里寂静无声,半晌,苏小浅看着萧清英俊的侧脸,迷茫地问:“你为什么同意跟我结婚?” “你到时候自然会知道,”萧清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好吧,你不说就算了,”她看了看窗外夜色:“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家…” 家?好陌生的字眼,她哪里还有家,自阿月死去的那一刻起,她真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儿了。 车内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白拿出手机,转头看了看苏小浅,有些犹豫… 苏小浅有些无奈:“你当我是死人好了,”说罢靠着窗边开始假寐。 “三哥,是微妮。”白递过手机。 萧清看了眼苏小浅,伸手接过电话:“喂…” 苏小浅挑眉,意大利语哦?组织曾经逼着她们学了多国语言,意大利语只是其中一项,她还是装死算了,听他那语气,多半是跟他的情人讲电话,嗓音温和的能掐出水来了。 萧清看她虽在装睡耳朵却竖得尖尖,眼睛不停的转动,嘴角扯起一抹自己也不曾察觉的笑意,语气愈发温柔了起来。 车子行驶到一个十字路口,突然,刺耳的刹车声带着冲击的惯性将苏小浅往前甩去,萧清长臂一捞,就她拉进怀里,劳劳将她锁在自己怀里。 苏小浅闭着眼睛正等着疼痛降临,没想到萧清一把将她抓过困在他的怀里,车子停稳,她正想挣脱,却感觉到萧清身体的紧绷,不对,她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别动,”萧清一把按下她的头,看着车外渐渐包围靠拢的车队,眉眼中唰的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浓厚的血腥。 “砰砰砰…,”四面都有车包围过来,不断射击在防弹玻璃上的子弹发出刺耳的抨击声。 “白,侧角撞击,冲出去。”萧清眉色深沉,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怒气。 苏小浅自他怀里慢慢挣脱出来,萧清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看到她眼中澄明没有丝毫惧意,松开手臂放她坐回原位。 “坐好。”白淡淡的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况,一边提醒一边一脚轰下油门。 “彭…,”美军方军用改装的悍马岂是那些废铁可以比的,直接迎着火力撞开一个缺口,换档,轰油门,转换只一瞬间甩开身后的车飞速冲了出去了。 身后的车辆也紧急变速的,咬着尾巴就追了上来。 子弹不断射在车身上,白一时甩不掉,苏小浅看着紧追不放的车辆,直接朝白身上摸去,白速度不减:“你干什么。” “找枪,”苏小浅也干脆,直接从白胸口摸出一把枪,拉阀上险降下窗户朝后一连发的射击。 萧清看着她专业的水准,挑了挑眉头,果然没看错人,最起码有自保能力。 “你干什么?”苏小浅被一股大力拉回坐位,她一脸不满的看向萧清。 萧清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眼中含着嗜血的凌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苏小浅被他的气势吓到,扁扁嘴乖乖的靠边坐着。 “白,三号”简单直接的命令,冰冷的语气。 接过白递过来的盒子,萧清拿出一块类似橡胶泥状的东西有一个婴儿拳头那么大,白稍减速度,他降下窗户,直接朝后扔去。 白一脚油门,一瞬间冲出百米,两个人的动作,默契表现的淋漓尽致。 “轰…”身后一片火光冲天,爆炸声汽车撞击声,凄惨一片。 苏小浅看了看两人的神色,皆是丝毫不在意,没有一点惊慌的表情,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希望以后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苏小浅把枪还给萧清冷冷地道。 “你害怕了?”萧清眼中闪过一抹暗沉。 “我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大家都有需要做的事情,彼此不要牵扯太多的好。” “所以,你只是需要萧太太的身份?”他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档案袋意有所指。 “是,”她顺着他的视线:“你调查我。”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不是你的敌人,也无心与你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她看了看他手中的盒子。 萧清没有说话,脸上神情晦暗不明,车内恢复了一片寂静。 汽车继续行驶了半个小时,在一幢两层小别墅前停下,苏小浅诧异道:“这是哪里?我们不回萧家么?” “下车,”萧清已恢复往常温和的模样,淡淡地道:“这是我们的家。” “除了白,没有人知道我们结婚的事情。” 苏小浅挑挑眉,开门,下车。 萧清的腿不方便,整个别墅建造了一条单行道,直接从大门到客厅然后是直升降电梯直通楼上主卧。 萧清一回来,就跟白去了书房,苏小浅只好百无聊赖的四处乱逛。 “黄鹰传回消息,萧氏已经蠢蠢欲动,与东南亚往来频繁。” “这么说,自从我回国,这两次都是他的手笔了,”萧清放下手中的资料,冷冷地道:“看来我这个弟弟胃口不小。” 紧皱的眉头愈沉,半晌,缓缓开口:“告诉红鹰那边按原计划进行,加快速度。” “是…,”顿了顿白有些犹豫,终还是鼓起勇气道:“刚刚收到红鹰的信息,微妮小姐已经飞往中国,预计将在明晚到达A市。” 萧清抬头,神情晦暗不明:“来就来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园子不大,但苏小浅用脚步丈量也花费了一些时间,深秋的风有些凉,她感到周身的毛孔都开始紧缩,抱抱了双臂,走到游泳池边坐下,任寒风侵袭。 从小满给自己的资料上看,阿月是在与萧哲订婚的当天突然消失的,然后自己在泰国遇到她时,她已经被本图的人买下,当成了“祭祀品”拍卖。 这中间究竟发生过什么?看来她只能从萧哲身上下手了。 而萧清,作为萧氏长子,小满的资料上对他只有简单的几条描述,他到底是什么来历?苏小浅眼中聚满乌云。 回到屋内时,萧清还在书房里没出来,她看了看主卧又看了客房,还是决定回主卧睡觉,这个婚,她从来就没想过会是有名无实的。 一夜好梦。 饭桌上,苏小浅细细打量眼前的男人,没有黑眼圈,没有青胡渣,他昨晚睡哪里了? “你想说什么就说,”萧清皱眉。 她放下手中土司:“你昨晚睡哪里了?” 萧清挑眉:“你这么迫不及待?”他含笑上下打量她,语带挑逗。 “我害怕你有功能障碍,现在已经拆了包装,再退货可就难办了,我总得检验一下。” “是么?那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他笑,双眼弯成上弦月。 他要不要笑的这么—奸诈。 苏小浅皱眉,“你等等,”说完噔噔噔跑上楼去。 萧清挑眉,看着她活力四射的跑来跑去,嘴角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噔噔噔,苏小浅拿着几份文件又跑回来,“啪”往餐桌上一拍:“你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签了吧。” 萧清伸手拿过:“婚后协议书?” “是,” 他笑,直接扔给她:“你念给我听。” 你大爷的,算了,谁让是她先提出来的呢,她抓过一份,朗朗开口:“在双方自愿平等的基础上签订此协议……” “念条件。”他打断她。 “不许干涉对方交友的权利,”她停住看着他。 他想了想,点点头。 她眼中闪过一丝矫捷的光接着念:“双方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习惯。”点头。 “不许干涉对方的工作内容。”点头。 ………… “倒数第二条”顿了顿:“夫妻生活按双方心情,不得强迫。”她抬头看他。 萧清皱着眉,仿似在想别的事情,忽而抬头,看她眨着大眼等他回答,他想了想,微微摇了摇头。 “为什么?”苏小浅大叫。 “这条去掉,”苏小浅正准备抗议,他接着说:“我不会强迫一个女人。”婚姻只是他现在需要的一种手段,不是她也会是别人,没有区别。 苏小浅扁扁嘴,不再说话。 “最后一条,婚姻期间不可以有小孩。”苏小浅说的斩钉截铁。 这样的婚姻,没有幸福没有未来可言,绝不可以有小孩子,而且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相信他也一样,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最终总会离开,不可以有小孩子的牵绊,不愿意跟他有一个生命地维系。 萧清眼眸微眯起盯着她似要看出一个洞来,半晌,缓缓开口:“这个以后再说。” “不行,你…”苏小浅急急开口辩解,白推开门走了进来。 萧清不再理会她的焦急,由白推着离开。 苏小浅深吸了口气,来日方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