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一觉醒来我成了阎王

更新时间:2020-06-14 14:33:54

一觉醒来我成了阎王 连载中

一觉醒来我成了阎王

来源:落初 作者:咩咩羊呀 分类:耽美 主角:花田帝君 人气:

《一觉醒来我成了阎王》由网络作家咩咩羊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花田帝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你是什么鬼?”花田望着眼前陌生的男子。“我不是鬼,不过待会儿我要带你去见鬼。”“啊?”花田稀里糊涂的进了地府,做了阎王,认识了奇奇怪怪的人神鬼,见识了许许多多的生离死别,破了几宗大案,谈了一个恋爱,交了几个挚友,喝了几坛老酒,活的好不潇洒。潇洒?缘渊,你欠的债还没还,你受的罪还没完,想逃,哪里走?“老子不做男主了,谁爱做谁做去吧!”(~ ̄▽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跟你扯这些了,盈盈怎么样了?”花田故作不知情的样子,兰子君也竖起耳朵细听起来。

听到柳盈盈的名字,店小二的脸色都变了:“老哥劝你一句,以后别跟她来往了。”

花田听着很气,酒杯摔在地上,怒道:“我和盈盈青梅竹马,你为什么挑拨我们的关系?”

店小二叹了一口气:“她活不长了,我怕你再和她纠缠下去,日后会更伤心。”

花田急了,握着店小二的手:“活不长是什么意思,你倒是说说呀?”

“柳盈盈杀了庙里的和尚,再过几天就要被处决了。”

花田感觉一阵迷乱,仿佛听说书先生讲了一段离奇的段子,柳盈盈杀了人,还是庙里的和尚。

“你别唬我了,盈盈怎么可能杀人。”花田只当是一个玩笑。

“证据确凿,和尚死的那天,有人看到柳盈盈和他发生争吵,那日下午和尚就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命丧当场。”店小二将他所知如实说出。

“嗯,目前看柳盈盈的嫌疑很大。”听完后,兰子君客观的分析。

花田一拍桌子,朝花田吼道:“我不信,我要去找盈盈。”

因为柳员外他老人家的面子,柳盈盈没有被关押在牢狱,而是囚禁在柳府,等待着处决。

“臭小子,谁让你进了?”门役将花田拎了出去。

花田跟个狗皮膏药似的,又贴了上来,眼含热泪,饱含深情的道:“大哥,让我进去吧,我和盈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我不能见死不救。”

门役有点动情,叹了口气说:“你回去吧,柳小姐快要咽气了,谁来都没用。”

“什么!!”花田更加卖力的往里面冲,门役大哥就站在那儿纹丝不动。

“这位大哥,劳烦你去通报一下柳员外,在下有要事跟他说。”兰子君略过苦苦挣扎的花田,将一锭银子塞进门役手中。

“这位公子,我这就去。”门役喜滋滋的进了内府。

花田快要惊掉下巴,他一个地府阎王活的还不如判官。

“子君兄,你这么忙,地府的钱还是交给我管吧。”花田跟兰子君讨钱。

“不行!”兰子君一改高冷常态,凶言凶语的吼着,“上次开的宴你忘了花了多少钱了,现在还有脸来跟我要钱。”

“铁公鸡。”花田拉拢着脑袋,小声嘟囔了一句,因为这件事兰子君好几天没理过他。

“公子,请。”管家在前为兰子君指引。

兰子君看一旁的花田,蔫了吧唧的,道:“还不走?”

“走走走。”花田的笑容又呈现在脸上,跟个小弟似的跟在兰子君后面,丝毫没有地府的老大的气势。

“这位公子,不知你来找我何事?”柳员外对兰子君客客气气的,并且完全忽视一旁的花田。

“在下受花兄所邀,特来破柳小姐一案。”兰子君一身正气凛然,让人不相信都难,花田一脸感激加崇拜的看着他。

柳员外仿佛看到了希望,眼中留下了浑浊的眼泪:“老夫敢肯定小女没有杀人,还请这位公子帮忙调查此案,还我盈儿一个清白。”

“柳员外,你放心,我不会让盈盈有事的。”花田探出脑袋道。

柳员外现在看花田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满是欣赏:“小田,盈盈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说朋友生分,我可是想过要做你的女婿呢。”

吓得老爷子闭上了嘴,带着两个来到关押柳盈盈的处所。

柳盈盈躺在床上,面色憔悴,双目无光,看到花田后,欣喜的爬起来迎接,还未开口说话,就已经哽咽起来。

花田抱着柳盈盈安慰,一阵心痛。

“盈盈,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先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柳盈盈眼神瞟离,无力道:“就是和你去寺庙的那天,我拜完佛后打算出去找你,有个和尚拦下我,说要我再添一吊钱,我当时也没拿钱,就和他争吵起来,谁知他和我吵完后就这么死了,死了……”

听柳盈盈说完,花田眼神一沉,又跟她聊了一会儿出了柳府。

“怎么?看你有话要说的样子。”从出了柳府,花田就一直在思索着什么。

花田道:“我觉得盈盈在撒谎。”

“呵,你不是相信你家盈盈没杀人吗?”兰子君日常讥讽花田。

“不,我不是说她杀了人,我是说她跟和尚吵架的原因说了谎。”花田继续解释:“盈盈是个大家闺秀,脸皮薄,断不会为了一吊钱与人吵起来,而且还当着第三人的面吵架更加不可能了,这是其一。其二,柳家在此地也是一个大户,有些名气,镇上都知道柳员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庙里的和尚也不会不知道,不至于为了一吊钱得罪柳家。”

兰子君频频点头,不得不佩服花田的分析能力:“那柳盈盈为什么会和和尚起了争执,又为什么要撒这个慌。”

“一定和那和尚有关,盈盈这里先不管,我们去寺庙看看。”柳盈盈既然撒了谎,肯定不会轻易说出真相,花田只好另寻突破口。

寺庙不似以往热闹,白灵布条,纸钱草人到处都是,一片荒凉,庙中不断发出和尚念咒的嘤嘤声,花田的心头像是被人隔着皮肤挠了几下,瘙痒的很但又触不到,只能隐忍着,兰子君也好不到哪儿去,面色铁青。

“头一次听到如此不堪入耳的大悲咒。”兰子君抱怨道。

“等会儿进去,还会不堪入目,子君兄可要做好准备。”花田提醒,他怕兰子君被那尊大佛亮瞎了眼。

兰子君反而好奇起来:“我倒要看看,有多么不堪入目。”

加快了步伐,两个来到寺门,左右开立的和尚拦下了他们:“没看见吗,我们在办丧事,外人止步。”

“第一次听说和尚圆寂不让看,不都是大开寺门等着人来上香,积攒功德,好飞升上神。”花田说的底气十足,让两个和尚哑口无言,只能进寺找人来应付。

兰子君听花田胡言乱语,低着头暗笑,还飞升上神呢,怎么不说入住西天,接替大雷音寺寺主的职位呢。

“呵,这些和尚果然都是假的,我随便编了几句他们就信。”花田与兰子君心照不宣,对视一笑。

笑完后,兰子君立即恢复了冷漠,他刚才跟了什么,高冷形象不保了!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出门迎客,面相慈悲,大有与如来佛争相媲比的势头。

“二位施主,小寺刚逝去一位小生同门,实在不方便接客,请二位等上几日再来上香。”和尚说的无缝可破。

“哦,小生,为何年纪轻轻就西去?”兰子君问。

“无妄之灾,前些时日,一位女施主前来上香没带香火钱,迦蓝与她说了几句,两人发生了争吵,女子气不过,便将他……唉。”和尚说的与市井相传的版本一模一样,简直是天衣无缝,契合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将锅甩的干干净净。

“放……屁。”花田撸起袖子,准备和和尚谈论一番,兰子君急忙捂住花田的嘴,暗自朝他摇了摇头,从兰子君的眼中,花田接收到警告的信号,安静下来。

“真是可惜了,那我们过些时候再来上香。”兰子君拉着花田就走,直到下了山才放开他。

花田不满意道:“怎么了,难道你一个地府判官还怕他们不成,大不了拿出生死簿,给他们画上一笔,不信降不了他们这帮假秃驴。”

兰子君摇了摇头:“阳间的人我倒是不怕,我怕的是妖。”

“妖?”花田惊奇,怎么又出来一个新物种,他的破案之路怎么这么复杂。

“我感到庙内有一股妖气,这才带你下了山。”

花田急得抓耳挠腮:“那怎么办?他们有妖护寺,要不我们去找华盖帝君帮忙。”

提到华盖帝君,兰子君的脸又变臭了,语气生冷道:“我有说我打不过妖吗?”

兰子君精通道术,凭借一张咒符吃遍天下,地府判官不是吹出来的。

花田不顾兰子君的挤兑,眼前一亮:“真的?你能打妖,为什么刚才不端了他们的老窝。”

兰子君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

“对对对,打蛇要打七寸,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找到证据再行动。”花田还不忘恭维兰子君一句“子君兄真是智勇双全。”

“嘘。”兰子君突然不言语,用眼神跟花田示意。

花田静下心来,耳旁响起了咯哒~咯哒的清脆撞击声,在幽静的深林中显得格外突兀,那声音愈来愈近,不断折磨着两个的耳朵和神经,花田的心随着踢踏声一上一下的跳动。

薄雾也着了魔,跟着鬼役的碰撞声弥散开来,视线逐渐模糊,花田和兰子君渐渐靠在一起,紧盯着脚步声的发源地。

模糊中,一个身形似人非人的东西走了过来,声音就是从他手中拿着的木棒和石道碰撞发出来的,此“人”的下半身和人无异,只是两条腿走的没那么利索,上半身着实吓人,脑袋被削去了一半,不知是脑浆还是血液,不断渗出,左肩连带着胳膊被整个砍去,半残的倔强肩胛骨因为走路而一颤一颤的,从脑袋到胳膊,好像被人一刀切了下去,白骨森森,不忍直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