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更新时间:2021-06-10 03:41:20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连载中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子明 分类:穿越 主角:玄光王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是子明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玄光王爷,书中主要讲述了:洪荒蛮地,群雄逐鹿。还有神秘的落神族人,玄武之术,出神入化,登峰造极! 前世,与父亲一起研究内修法的容心月,在一次攀岩失足,穿越成了紫鑫国右丞相的废物庶女,穿越过去的当晚被一个男人骑在身上啪啪啪…… 想要反抗,差点被丢了性命!!! 阴毒混蛋的哥哥,恨她入骨的姐姐,想致她于死地的嫡母,容心月皆以非凡的智慧和过人的胆识一一巧妙应对。 可是生母的闪烁其词,狂尊的强纳为妾,逼做狂尊的鼎器,穿越过去的容心月该如何面对? 问心无愧,傲比天骄,看穿越之女如何逆袭全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龙行把胡踢狂打的容心月摔在床上。容心月爬起来站在床上。厉色怒目瞪着龙行,两人对面而立。对峙中……

这个房间布置的像洞房。一张大床,上面整齐的放着大红鸳鸯绣被,如蝉翼般红纱曼帐。旁边是梳妆台,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各色花样的发簪、手饰、玉佩琳琅满目。房间中间,有一个檀香木圆桌,上面有酒有菜,还有花生,红枣,石榴等吉祥物什。龙行是按娶王妃的规格布置的此房间。

龙行眉间微蹙,平静地道:“你要怎么样?”

“我要怎么样,我要离开这里。”容心月气得暴跳如雷。

“你已经进本王的人了,哪里都去不了。”

“怎么是你的人?跟公鸡拜堂,你是公鸡吗?”

“拜堂只是个形式。”

容心月咄咄逼人:“形式就是跟公鸡……”

龙行也被激怒了,横眉竖目道:“还没有闹够吗?”

容心月甩着散乱地秀发,气愤难耐:“你管这叫闹吗,你明明就是在羞辱我!你……”

龙行有些不耐烦,眉毛一拧,运丹田气,狂吼一声:“够了!”

震得房间都抖了抖,各处的暗卫心一惊:王爷真气都用上了,新夫人还真有本事!

容心月被震得好像心肝脾肺都移位了。半晌,才缓过神来。

她是内修,讲悟道,身体比较弱。元神清明,神识强大。内修炼法力。龙行是外修,皮肉筋脉骨,坚强如铁。外修讲法术。冰域国和炎焰国皆属外修,主要练冰和火为主,所以得名。

硬碰硬,容心月必吃亏,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但是今日这番羞辱,容心月可忍不了。

容心月堵气,扭过头去,气呼呼的。

龙行眼神收敛,看到容心月气愤不已,他心里也不好受,便柔声细语道:“是本王想得不够周全。”

容心月缓步走下床,侧耳朵过来,撅撅香唇道:“王爷说得什么,我没听清。”

龙行也知道事情办得欠妥。没有顾忌到容心月的感受。当然,容心真实想法,龙行暂时也没弄清楚。

容心月这举动有些激怒龙行了,龙行一向很狂傲,哪能容得下,别人在他的头上动土……

龙行嘴角勾起不屑,云淡风轻道:“就当本王没说。”

容心月也很识趣,见好就收,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龙行的地盘。她撇撇香唇,眉眼一瞟:“道歉还不大点声。”

龙行没理睬她,因为容心月刚刚俯首贴耳,在烛光的映照下,容心月分外诱人。波光粼粼地明眸,弯月般细柳眉。白玉般的香颈。真是秀靥艳比花娇,玉颜艳春红。着一身大红喜袍,更显绝色妩媚。

龙行失神地看着,仿佛容心月是个吸盘,龙行心和眼已经被牢牢地吸住了,无法自拔。

容心月看到龙行失神落魄的样子,心里突然小鹿乱撞。忙尴尬撤身离开。

龙行深呼吸,压制着狂野的男性本能。轻咳一声:“把衣裳脱了!”

“啊?”容心月双目微怔,花容失色道。

龙行稳稳心神,一扫之前的尴尬,底气十足地道:“本王让你把衣裳脱了!”

容心月花容失色,下意识的问:“干什么?”

“洞房花烛,脱衣能干什么?”龙行一脸不以为意,淡淡地道。

容心月眉毛猛拧,气急败坏:“王爷,你不是亲口答应给我时间吗?”

龙行眉毛一挑,一脸玩世不恭:“本王也说了,本王等不了太久。”

连一个月没有就等不了,龙行你在耍本小姐吗?

容心月倏地一脸冰冷:“王爷想耍赖?”

龙行带着戏谑的口吻,含笑盯着容心月:“是,又怎么样?”

容心月眼底一抹幽深。瞬间结界,口念:“太极混元——灵。”

黄色玄光结界,这结界让人全身经脉不畅,真气运行受阻,无法发挥威力。

龙行第一次看到她结界,结界把他全身包围住。容心月也在其中。黄色荧荧,照得房间明亮得很。

之前雨夜时,龙行也只是远远感觉到容心月的威力,并未亲身经历过。

龙行双目漆黑深了深,他能深深感觉到,结界的强大威力,真气无法正常运转。

心道:这黄色玄光可比之前的颜色更深了。

龙行微微笑笑:“容心月!拿出你的全部本事来吧!”

磅礴真气喷薄而出。如火山喷发,巨大滔天。龙行一掐诀,手中竟出现一把寒光凛凛地罡剑。此剑明亮光泽,透着幽幽荧光,锋利无比。上面有人骨形的段节,共九节。

容心月十分吃惊,美目圆睁。

心道:无极生有极!龙行真的厉害,难怪盛名于洪荒蛮地。本小姐也不是吃素的……

龙行看到容心月吃惊地表情,心里美滋滋的。

疾言厉色道:“这把剑叫九骨钰罡剑,看剑!”

龙行运气催剑,一揽容心月的纤腰。两人翩翩离地踏剑飞起来,姿势优美,行云流水。乍一看还以为两人在跳舞。宛若神仙眷侣。

九骨钰罡剑还带哼哼地风声,把容心月结得结界,打得七零八落。

容心月被他揽着纤腰,极为恼怒。心中暗骂:登徒子……

容心月眉毛竖起。宁神聚气,定住元神,心中默念:“太极混元——灵。”瞬间加固了结界,还给结界加了功能。

不要脸的龙行,这回够你受的!

龙行幽黑的双目。闪着锐利的光,注意到容心月使用新的法力,心里并未在意。加快了催九骨钰罡剑。两人离地踏剑驭行,舞动得幅度都大,在空中旋转,看起来更优美了。如壁画飞天,九玄仙境。龙行也把容心月揽得更紧了。

容心月两腮绯红,想极力挣脱,又怕影响结界的牢固。只能忍气吞生。由他搂抱。

突然,龙行心一惊。眉间一蹙,发现自己的真气倒流。

容心月发现龙行心头的慌乱,得意地扬扬精致的下巴。挑衅地看着龙行。

龙行暗道:之前容心月只是能让他的真气气流不畅。现在竟能让他的真气倒流。

龙行惊讶非常,才短短数日,容心月竟能练出第二层神识法力。要知道,普通内修的人,得练接近十年呀。

龙行暗道:这容心月能是一般人吗?

龙行黑眸眯眯,把容心月固固得搂在怀里。加紧运气,以防真气倒流。

真气倒流能使经络全断,七窍流血而死。此乃神识第二层法力,威力巨大。

双方僵持着,容心月神识法力,令真气倒流,龙行真气如虹,催九骨钰罡剑,罡剑哼哼,剑锋罡劲。慢慢地穿破容心月的结界。两人不相上下。

龙行暗道:容心月刚刚进入第二层神识,就拿来对付本王了,呵呵,容心月是什么居心?现在正是个试探的好机会!

龙行嘴角上扬,冲着容心月一抹浪子般调戏地笑。容心月双目微瞪,咧他一眼。

这时,他故意运真气时,断了几口。龙行意在试探,所以很是谨慎。

容心月很快就发现了。如若她抓住这个空档,默念心咒,龙行就会真气倒流,不死也得重伤。她就可以逃离此地。逃离龙行。

但是她犹豫了,连容心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恨龙行,恨得想,吃其肉喝其血。但真让她下手伤龙行,她还下不去手。容心月内心抓狂着。

结果她并没下手,随后龙行续上了真气。

龙行嘴角一抹温暖地笑。心暗道:心月没有下手。心底涌上来一阵温暖喜悦。

双方僵持中,两紧紧地贴着。容心月甚至能感觉到龙行下身的突起,还不时的勃动。容心月气得银牙乱咬。

容心月心里,这样僵持下去,没有自己好果子吃!

她默念心咒,把结界玄气场移位。本来龙行的九骨钰罡剑是逆着容心月的玄气场,现在变成顺势了。

龙行猛得一晃,容心月默念的心咒,她自然是知道玄气场要变,她一松身子,龙行被力道晃了一下。龙行面色毫无改变。看不出一丝惊慌。

龙行忙催剑调整方向,才稳住阵脚。他漆黑双眸深了深。嘴角勾起弧度,笑意满脸:“你夫君的表现如何?还有别的手段吗?”

说完顺势搂紧容心月,只是现在他们反向驭剑了。

容心月惊讶于他的定力,撇撇嘴道:“我没有夫君!”

龙行心底有些微凉,平面却若无其事。容心月的结界越来越不牢固了,崩溃在旦夕之间。

容心月思忖着:龙行名不虚传呀,这么厉害!我得想想今晚脱身之法!

龙行催剑哼哼做响,容心月黄色玄光结界,照得房间明亮。府里各处暗卫,好奇地伸长脖子,向房间里张望着。

一暗卫嘴角轻笑,传心音给其他暗卫:“王爷就是王爷呀,连房事都与他人不同,点那么蜡烛,还哼哼做响,咱们王爷的体力也太好了吧!”

龙行劲手一挥,这暗卫从树上,啪嚓地摔到地上。龇牙咧嘴的。暗卫心道:王爷,这么重要的时刻,还有时间惩罚小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