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更新时间:2021-04-06 07:22:15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已完结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雪人妹妹 分类:穿越 主角:王爷萧梦离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雪人妹妹的原创小说《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主角王爷萧梦离,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妖娆狡黠,昂首傲视天下;她,左拥右抱,揽尽天下美男; 她狂言:“若是上天注定如此,那我就破了这个天。” 世人讽她不知天高地厚,众相公邪魅一笑:“我惯的,你有意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位无忧王爷不好惹。从萧梦离步入灵堂的那一刻,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太监便感觉到萧梦离身上那股强烈的压迫感,她就是好像一匹桀骜不驯的俊马,高高在上,眇视一切。

风怜情双手高举圣旨行至萧梦离面前曲单膝跪下,恭敬道:“王爷,圣旨在此。妾身不知王爷驾临,斗胆为王爷接旨,请王爷赐罪!”

萧梦离摆摆手,示意风怜情退下。她对圣旨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皇帝给的“慰问金”。

话又说回来……这个皇帝好像并不老呀,才二十多岁,论辈分……应该是我的表哥吧……

“皇帝表哥让你带来多少银两?”

小太监一听傻了眼,银两?什么银两?皇帝临行前并没交待他带什么银两呀!

臭皇帝,死皇帝,小气鬼,冷血鬼!“慰问金”也不给,吝啬鬼!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我诅咒你百年归天之后无子送终,我诅咒你……

在心里将皇帝骂了三百六十五次,面子上自然也没有好脸色给小太监看,“占着茅坑不拉屎,给我滚回去!回去告诉皇帝表哥,他的圣旨我收到了!他的心意我领了!希望他多办点实际的事,少拿这些虚名来糊弄我!”

三位夫君闻言顿时满脸黑线。无忧公主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粗俗了?

小太监被萧梦离的怒气吓了个半死,根本没听明白萧梦离说什么。“王爷恕罪!王爷恕罪!王爷恕罪!”老天爷耶,不是说无忧王爷天生痴傻,辨人不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严厉了。“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认错总没错,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啥。

狠狠瞪了小太监一眼,立刻把小太监三魂吓丢了七魄,某女厉眸冷瞟,薄唇微启,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滚——”

小太监如蒙大赦,也顾不上人家其实是在骂他,即刻行礼离去,慌慌张张不小心拌到门槛,险些摔倒。不慎掉落了佛尘,连忙捡起,随意往手臂上一搭,顾不得整理冠束,连跑带摔匆匆逃离。

看见小太监如此狼狈,跟在萧梦离身后躲在门口张望的小若高兴得几乎想跳起来拍手鼓掌尖叫贺采,公主太厉害了!竟然把皇上身边最宠信的小路子吓得屁滚尿流!呜呼~万岁!紧接着,她又不无遗憾地想到:若是公主早些清醒那该多好呀,也不至于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闲气!

礼节性地给王爷老爸上了三柱香后,某女一点都没有作为女儿的自觉,更没有为王爷老爸守灵的打算。“你们三个跟我进书房!”当务之急,她要搞清楚这个靖王府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公主摔伤了,王爷去逝了?这两件事当真一点联系也没有吗?

萧梦离不是白痴,说二者没有关联,她押根儿不信!所以现在,她就要调查个清楚,否则往后被人阴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公主,这……”稍有迟疑,觉得自己的称呼不妥,风怜情连忙改口,“王爷,靖王爷的灵……”

“你守!”随手一点小若,小若当即像霜打焉了的茄子似地苦瓜干着脸,“公主,小若一个人怕……”

“怕?有什么好怕的!大白天的,难道还会有鬼不成!”某女似乎忘记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她自己就是鬼魂,而且是最野蛮的那个!

小若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小小的心脏颤了又颤,却不敢反抗公主的意思,唯有乖乖跪下为靖王爷守灵。

……

书房里,萧梦离刚在太师椅上舒舒服服地坐下,风怜情便迫不及待问:“王爷,您的病全好了吗?”

萧梦离摊开手掌仔细看了看,心想自己没病没痛的,当然好了,“嗯!”她懒懒散散地应了声。

“王爷,您真的好了?您记得您自己是谁吗?您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您认得我们三个吗?”

翻了一个白眼,萧梦离无力回答:“我叫轩辕梦,这里是靖王府,我老爸靖王爷刚刚去世了,皇上赐我无忧王爷的封号。至于你们三个——你是我的大侍郎风怜情,你是我的大官人云飞遥,你是我的二官人水镜月。而门外守灵的那个,则是我的贴身丫头小若。”

三位美男子诧异对视一眼,风怜情激动得两眼泛红,眼含泪光,“苍天保佑,王爷您总算清醒了!”

“是是是!我清醒了!”汗!看来这个轩辕梦以前真的是个白痴。“怎么府里就你们这些人,管家呢?我娘呢?”

记得轩辕梦提供的资料里提及:轩辕梦的生母在生产时难产而死,靖王爷两年后又娶一位新的夫人名叫官燕玲,是京城万花楼有名的花魁。大概是做花魁的都曾经吃过一些乱七八糟的避孕药,这么多年来官燕玲一直无所出。而她又心眼小,容不得靖王爷纳妾。靖王爷是个妻管严,因而一直没有再娶,也没有再育有子女。

听见萧梦离提起官燕玲,风怜情的脸色变了又变,似有难言之隐,“玲夫人……玲夫人她……”

萧梦离怒而冷斥,“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像啥样!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三位美男子再次被萧梦离的粗俗震惊。

见风怜情有所顾虑,云飞遥替他开口,冷冷道:“官燕玲跟管家私奔了,还卷走了靖王府所有家财。”因为官燕玲出身青楼,曾经试图勾引他,云飞遥在潜意里一直看不起官燕玲,因而语气中充满鄙夷。对官燕玲,也素来以名相称。

啥?私奔了?跟管家?还卷款潜逃?

娘耶!你不是在玩我吧!

萧梦离满脸黑线。不是说投生在大富大贵之家,衣食无忧吗?怎么刚一来到就要面临经济危机。该死的轩辕梦,你又骗我!(以下省略三千五百字骂人的话……)

静下心来,萧梦离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公主昏迷的时候。靖王爷因为受不了刺激导致肝火郁结,急怒攻心,心脏病发,一病不起,药食无效,去世了。”

可怜的王爷老爸,原来你是被活生生气死的。偶由心底为你捏一把同情之泪……

“他们带走了多少钱财?”

这次回答的是风怜情,大概他在靖王府属于管家一类,“王爷刚醒来有所不知,因为靖王爷近些年来淡出官场,靠些微年俸度日,生活富裕已不复从前。又因为玲夫人挥霍成性,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家里生活日渐拮据。家道中落,勉强可以维系三餐。靖王府虽然门面光鲜,其实很多时候需要靠借债度日。玲夫人这一次和管家私奔,带走了靖王府府库里所有存款和府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靖王府不名一文,就连这次为靖王爷操办丧事的钱,也是大官人想办法筹借的。”说罢,他抬头看了云飞遥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

云飞遥面容沉静,目光宛若古井平淡无波,丝毫不为风怜情的目光所触。

萧梦离在听完这些话后险些晕倒。没想到我刚来就背了一屁股债,想我萧梦离从小锦衣玉食,哪里过过这样负债累累的穷日子!该死的轩辕梦,你害惨了我!

“把财本拿来!”

风怜情转身出去,少时,便捧着一叠厚厚的账本回来。他将账本放在萧梦离面前,萧梦离信手翻阅,一目十行。风怜情怕萧梦离看不懂账,正想从旁解释,突然听见萧梦离破口大骂,“该死的管家,竟然敢给老娘造假账!”

风怜情微怔,随即问:“王爷说这本账是假的?”

“百分之一百的假账!”想她萧梦离可是天启集团的未来继承人,管理天启集团上百家公司,查账根本就是她的家常便饭。她一眼便可洞悉其中真假。

见萧梦离恨恨的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云飞遥满心纳闷:世人皆知无忧公主痴傻弱智,辨人不清,根本没有上过私塾,更别提管家之事。而眼前的轩辕梦不但牙尖嘴利,对查账之事更是相当熟识,而且心思细腻,金睛火眼,一眼即可辨出其中真假。二者前后反差之大,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实在令人费解。

云飞遥的纳闷,也是水镜月的惊讶。水镜月记忆中的轩辕梦就是一个没头没脑只知道吃喝拉撒的白痴,她甚至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更别提管家了。而眼前的轩辕梦显然对管家之事相当熟识,而且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霸气,实在令人惊艳。

比起云飞遥的纳闷,水镜月的惊讶,风怜情在讶异之余更觉惊喜。老王爷生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公主,如今公主不但清醒,还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魄力,只要有公主在,靖王府就有救了!

王爷,您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