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丑妃虐渣不从良

更新时间:2020-07-27 08:38:40

丑妃虐渣不从良 连载中

丑妃虐渣不从良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冥想石 分类:穿越 主角:沈芷幽灵符 人气:

新书《丑妃虐渣不从良》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冥想石,主角沈芷幽灵符,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代天才灵符师沈芷幽死了,死在爱人亲手为她设下的陷阱里。 与此同时,邻国相府那个又丑又傻又废的庶女一睁眼,不傻了。 重活一世,要问沈芷幽的目标是什么,那便是虐渣、虐渣,还是虐渣! 至于爱情? 沈芷幽:呵呵,爱情是什么,能吃么? 脸皮厚比城墙的某人:能吃!当然能吃!娘子,我躺平任你“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最后,极地冰莲自然是落在了轩辕墨的手上。   看着轩辕墨修长的双手接过了那个装有极地冰莲的玄冰盒子,沈芷幽暗叹了一口气。   没办法,技不如人,她只能认输。   轩辕墨得了第一,略逊他一筹的沈芷幽自然是名列第二。   看到第二名的奖励品,沈芷幽的嘴角又止不住地抽了抽。   居然是她前世所画的灵符?!   四周围的人朝沈芷幽投过来了或羡慕、或嫉妒、或敌意的目光。   玄武大陆最强灵符师生前所留下来的灵符哪,谁不想要?要知道,现在这位灵符师遗留下来的灵符都已经炒上天价了!   可以说,“玄武大陆最强灵符师”所遗留下来的灵符,其价值并不比轩辕墨手里的那朵极地冰莲逊色多少。   他们都觉得,沈芷幽简直是走了狗-屎-运了!以前的奖励可没那么丰厚。   听着周围人群的窃窃私语声,沈芷幽真心有点哭笑不得。   你们嘴里提及的“最强灵符师”此时此刻就站在你们面前好不好?如果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们画一打。   前提是你们别再在我面前作妖。   沈芷幽接过了皇帝手中的那一盒灵符,心里真是既感慨,又无奈,五味杂陈。   算了,这毕竟是自己前世巅峰时期所画的灵符,这一辈子她的修为还没提升上去,画不出威力更加强大的灵符,现在这一盒正好用来防身。   聊胜于无吧。   沈芷幽默默地做好了心理建设,再看到这一沓灵符时,心境也平和了许多。   “你似乎更想要我手里的这朵极地冰莲?”   一道温润的声音传入耳朵里,沈芷幽循声看去,发现七皇子不知什么时候起,竟然来到了她的身边。   沈芷幽笑了笑,说道:“是啊,不知七皇子是想要跟我换么?”   她对这位七皇子还是蛮有好感的,至少,在场那么多人里,轩辕墨最让她觉得顺眼。   毕竟,轩辕墨也帮她解过围,算是她的恩人了。   轩辕墨轻笑了一声,歪头撑住了下颚,说道:“换倒不需要,我的储物戒里也不缺芷幽所画的灵符。”   沈芷幽的耳朵动了动,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两个字。   芷幽?   她差点就要以为轩辕墨是在叫她了,停顿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轩辕墨指的是她的前世。   她的前世,也叫“沈芷幽”。   只是,她前世压根不认识流火国的七皇子啊,为什么对方那么亲昵地称呼她为“芷幽”?   沈芷幽满头黑线了。   轩辕墨仿佛没有看见沈芷幽那片刻的怔然,继续说道:“我这朵极地冰莲可以赠送给你,前提嘛……你嫁给我怎么样?”   沈芷幽:?!!!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轩辕墨,脑袋在这一瞬间,卡壳了。   “你……你说什么……?”   “嫁给本皇子,成为本皇子的王妃怎么样?而这朵极地冰莲嘛,也就算是聘礼之一了。”   七皇子撑着下颌,神色慵懒地勾了勾唇角。   轩辕墨和沈芷幽之间的对话压根没有避讳任何人,因此,只要是站在他们身边的人,都听到他们的话了。   他们原以为今天晚上受到的“震惊”已经够多的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下文。   他们觉得自己的神经都快要被折腾得麻木了。   或许,即便现在有谁告诉他们,沈芷幽才是第一美女,他们都不会惊讶了。   当然,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沈芷幽无奈地勾了勾唇角,说道:“七皇子,这种笑话并不好笑。”   “你觉得本皇子像是在说笑吗?”七皇子反问道,语气带上了几分认真。   “那我只能说,承蒙七皇子看得起,我沈芷幽今生今世,绝不会嫁入皇家,因为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沈芷幽目光坚定地说道。   “那就可惜了。”七皇子轻叹道,也听不出其中的深意,“既然如此,我也不强人所难了吧,这朵极地冰莲,我就先收着了。”   “谢七皇子。”沈芷幽抱了抱拳。   轩辕墨挑挑眉毛,唇角的弧度加深了几许。   小傻瓜果然没听出来,“先”收着的言下之意,就是迟早还是会给出去的啊……   不过,这种话,他是不会提醒对方的。   ---------------------------   沈芷幽婉拒了七皇子之后,转身想起了她和沈千兮之间的那个赌约。   她在人群里扫视了一圈,一眼就看见了扯着沈毅光的手臂,急着要离开的沈千兮。   很显然,沈千兮怕了,她怕要履行那个赌注,所以想趁沈芷幽不注意,提前离开这里。   沈芷幽挑了挑眉毛,慢悠悠地踱了过去。   “沈千兮,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呀?”沈芷幽慢条斯理地问道。   沈千兮的眼里闪过了慌乱的神色,急忙否认道:“什么忘了不忘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芷幽轻笑一声,说道:“既然千兮妹妹你那么健忘,那我提醒一下你怎么样?一个时辰前,我们说好了,谁输了这场比武,谁就要学、狗、叫!”   “沈芷幽!”这一声怒吼,不是沈千兮发出来的,而是沈千兮身旁的沈毅光发出来的。   “怎么,爹,您也想帮着千兮妹妹赖账?”沈芷幽眼神微冷地问道。   “什么赖不赖帐!这种混账的话你都说得出口?!那可是你妹妹,你居然要她学狗叫?!”沈毅光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个条件可是妹妹自己定下来的,而不是我定下来的。”   “够了!我不管这条件是谁定的,反正这件事情就只能到此为止!”沈毅光摆出了严父的姿态,直接把沈芷幽的话驳了回去。   沈芷幽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胸口涌起了熊熊的怒火。   “爹,您之所以要否定这场赌约,是因为学狗叫的是千兮妹妹,而不是我吧?如果是我输了这场比赛,您是不是就得反过来逼我学狗叫了?”   沈毅光的眼神闪了闪,他压低声音,咬牙对沈芷幽说道:“千兮以后是要嫁给太子为妃的,她的面子不能有一分的闪失!”   沈芷幽的心里划过了一抹悲凉和嘲讽之意。   呵,这就是她这一辈子的父亲!   她深深地看了沈毅光和沈千兮一眼,说道:“好。”   沈千兮面上一喜,暗暗松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得父亲出马才行。   沈芷幽把她的神色收于眼底,眸底的温度又冷了几分。   她转过身去,一步步地来到了大厅的中央,皇座之下。   她倏然跪了下去,给皇帝磕了个头,说道:“皇上,臣女有一个请求。”   “说吧。”皇帝摆了摆手,对于这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沈家大女儿,他也多了几分宽容心。   沈芷幽抬起头,扬起声音,字字清晰地说道:   “臣女希望,用手中的奖励品,来换沈千兮履行我们之间的赌注和约定!”   “沈芷幽!你不要太过分!”   沈千兮惊怒不已地尖叫了一声,脸上血色瞬间褪尽。   本来,她还想着悄悄把事情揭过去。   现在可好,经沈芷幽这么一提,全场的人都记起这件事情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