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品玲珑,拒婚狂妃

更新时间:2020-05-24 12:51:55

一品玲珑,拒婚狂妃 连载中

一品玲珑,拒婚狂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凌如隐 分类:穿越 主角:苏瑾曦苏槿夕 人气:

主角叫苏瑾曦苏槿夕的小说是《一品玲珑,拒婚狂妃》,它的作者是凌如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外界传言,阴冷恐怖,从不懂怜香惜玉的邪王竟娶了一位王妃。 此女不但是个身份低贱、天生痴傻、容貌丑陋的医学废柴,还曾是太子不要的未婚妻。 可那位貌美如仙、毒医双全,各路美男争相追逐的嘚瑟女人又是谁? 相传,她还身世成迷,血统高贵,就连七国君王都要俯首称臣。 “大哥你快放开我,我不想乘虚而入。” “找死!” “大哥,我真的忍不住了,你快逃吧!” “该死!” 她是21世纪国医局最优秀的毒医天才,刚一穿越就稀里糊涂地将某邪王吃干抹净。 新婚夜,作为回礼,邪王宠断她两根肋骨,三月不能下床。此后的每一日更是盛宠不断,夜夜不得消停。 “王妃,你快点逃吧!王爷来了。” 逃?一张通缉令,张贴各国。 “爱妃,你想往哪里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槿夕指的是站在门口的张妈。

  张妈顿时吓的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槿夕小姐,您可不能冤枉奴才啊!瑜少爷的死真的和奴才一点关系都没有,奴才真的没有杀人。”

  苏槿夕虽然指着张妈,但眼角余光却是暗暗在别人的身上扫着,观察着其他人的异样。

  众人依旧神色各异。

  苏槿夕之所以指向张妈,并不是认定了张妈是杀死霍瑜的凶手,而是想借机找到真正的凶手。

  她料定在这种情况下,真正的凶手一定会有所反应,此时她的内心已经有了估量。

  “张妈你急什么?我又没有说是你杀的人!”

  苏槿夕漫不经心道。

  张妈顿时一愣,额头豆大的汗珠依旧往地上掉,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苏槿夕一步步从众人面前走过,观察着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她的脚步不重,却如重锤一般砸在每一个人的内心,莫名的压力让人窒息,厅堂之内噤若寒蝉。

  最后还是霍氏第一个打破了这种沉默,霍然起身,指着苏槿夕:“苏槿夕,你到底想做什么?”

  霍氏一出声,孙姨娘抚着快要窒息的胸口随声附和:“是啊!苏槿夕,找不出凶手就直说,别在这里逞能。或者你明明就是凶手,想嫁祸给他人?”

  苏槿夕嘴角依然淡笑着,不理会霍氏和孙姨娘,走到苏仙惠的面前。

  “大姐姐,烦请您将绣鞋脱下来,给大伙瞧瞧!”

  苏仙惠之前虽看上去十分镇定,但一颗心始终提在嗓子眼,此时被苏槿夕这一问,顿时变了脸色,一双白皙的手紧紧地扣着椅子扶手。

  “七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是凶手?”

  为了能唬住苏槿夕,苏仙惠故意拔高了几分音量。

  却没想,苏槿夕毫不受威胁。

  “没错!大姐姐,妹妹我就是在怀疑你是杀死霍瑜的凶手。”

  “你……你凭什么?”

  苏仙惠紧张的双目都瞪成了鸡眼。

  霍氏虽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但此时从苏槿夕和苏仙惠二人的表情之中已经看出了几分端倪。

  她的女儿她再了解不过。苏仙惠平日里在她这个母亲面前很少撒谎,但一撒谎,双眼就飘移不定地看向别处,怎么也不敢看她的目光。

  此时,她朝着苏仙惠看了这么久,这丫头始终就没敢和她对视过。

  难道霍瑜真的是死在这丫头手上的?

  怎么会这样?

  霍瑜可是她的亲侄子,她们可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表兄妹啊!

  霍氏都被自己的猜测吓的苍白了脸。

  但很快霍氏便想明白,无论真相如何,等事情完了,她一定会跟她的女儿问明白。但此刻她的女儿一定不能有事,她可是她筹划了这么多年的唯一希望。

  “苏槿夕,你放肆,仙惠金尊玉贵,我苏家家教严谨,这里这么多人,怎么能当众脱下绣鞋?”

  苏槿夕一阵冷笑,不看霍氏,那双黝黑明亮的双眼始终盯着苏仙惠。

  “哦?大姐姐若是金尊玉贵,当中脱不得绣鞋,那我这幽王妃是什么?难道还比不上大姐姐不成?又或者母亲和大姐姐根本就没将幽王殿下放在眼里?”

  可恶!

  这臭丫头竟然又搬出幽王妃的身份。

  没想到这傻子清醒了之后竟然如此厉害。

  霍氏恨的直咬牙。

  此刻不明白事情原由的众人也从苏槿夕、苏仙惠、霍氏三人的言语和动作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皆怀疑地看向了苏仙惠的脚。

  苏仙惠如坐针毡,双手紧紧地攥着,那双明珠般灿烂的眸子闪着潋滟泪光,紧张的都怪要哭出来。

  苏槿夕最关键的一句话,几乎抽调了苏仙惠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她对苏仲道:“父亲,此事若我苏家自己断不了,不如就交给大理寺处置。我虽如今已不是未来的太子妃,但好歹也是未来的幽王妃,陷害未来的幽王妃就等同于给幽王府的门楣抹黑。更何况死的人还是淮阳郡主之子!”

  苏仲是知轻重的人,这件事若交给大理寺,哪还有苏家一门的活路?

  苏槿夕这是活生生的在拿苏家一门的命要挟他这个一家之主出面秉公处理啊!

  脸色顿时一黑。

  苏仙惠再也按耐不住,猛然站起身来,指着苏槿夕的鼻子开骂。

  “贱人,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这张脸!瞧你是什么货色,那么多貌美如花的女子送进了有幽王府都没有活下来,你以为你能当几个时辰的幽王妃?”

  众人顿时被苏仙惠的反应吓傻了,呆愣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果然兔子被逼急了都会咬人,苏仙惠这是被苏槿夕逼的太急了呀!

  苏仙惠继续骂:“苏槿夕,看你这嚣张的样子,左一个幽王妃,右一个幽王妃。你还不知道吧?听说幽王前几日在和淮疆作战的时候身受重伤不说,还中了剧毒,如今已经没多少时日了。你嫁过去,就算新婚之夜不被他折腾死,等幽王死了,按照皇家的规定,你也要给幽王陪葬,左右都是要死的人,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苏槿夕承认,虽然之前从大家对他接圣旨的表情中已经猜出嫁给幽王不是什么好事,但真正亲耳听到苏仙惠说这些,还是多少有些后悔接了圣旨。

  但此时最重要的不是这些,是她成功的逼急了苏仙惠,撕掉了苏仙惠的最后一层伪装,让她憎恶的面容全都暴露在了人前。

  “好呀,既然如此,大姐姐,妹妹在死之前一定会拉上你做垫背,如何?”

  苏槿夕双眸划过一抹阴冷。

  苏仙惠原本嚣张的气焰顿时熄灭,无端地被苏槿夕震慑的退后一步,脸色顿时一白。

  苏槿夕满意一笑,对苏仲道:“父亲,污辱我这个未来的幽王妃也就罢了。不知道诅咒幽王,对幽王大不敬是什么罪过?若父亲不知道,要不咱们派个人去大理寺查查?”

  去大理寺查?

  那还不是亲自跑去招供?

  亏苏槿夕也能想的出来。

  苏仲气的开始磨牙,但苏槿夕句句占理,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